日逼性交实图视频 _大连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 百年老建筑成劈柴地

"

来源:上游新闻

(原标题:揪心!大连旅顺口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,百年老建筑成劈柴生火地)

“一山担两海,一港写春秋,一个旅顺口,半部近代史。”这句话道出了辽宁省旅顺口区的历史地位。旅顺口位于辽东半岛最南端,属大连市辖区,是历史文化名城,也是我国北方重要军港,中日甲午战争、日俄战争都发生在这里。由于大规模保留了战争遗迹,旅顺口被称为“露天历史博物馆”。

然而,当地居民王先生近日向上游新闻记者反映,旅顺口多个文保单位、重点建筑物破损严重,部分甚至已成危房。“作为有着近百年历史的战争遗址,不少还是市级和省级文保单位,却被保护成了危房,实在令人痛心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调查后发现,包括大和旅馆旧址、旅顺师范学堂旧址、旅顺日本关东宪兵司令部旧址等重点保护建筑和文保单位破损严重,甚至有居民在百年老建筑边劈柴生火做饭。

大连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 百年老建筑成劈柴地

末代皇帝“行宫”大和旅馆旧址破烂不堪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

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

7月的旅顺口山花盛放,游客不断,但这些繁华却无法掩盖历史留下的痕迹。旅顺口是全国独一无二的近代旧战场,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都曾发生在这里,先后被俄日两国殖民统治近半个世纪。锈迹斑斑的大炮、一座座历史建筑,似乎都在诉说着百年来的风云变幻。而如今,不少历史建筑都破损严重,亟待修护拯救。

从旅顺博物馆向西出发,记者很快找到位于文化路30号的大和旅馆旧址。记者看到,这座俄式二层小楼外面悬挂着两个大大的红字“旅社”,四周已用蓝色彩钢围住,但是没有任何翻新施工的痕迹,墙面、阳台、窗户都出现不同程度的裂缝,很难想象这是一座重点保护建筑。

大连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 百年老建筑成劈柴地

大和旅馆旧址,墙皮脱落漏出灰色水泥,门窗破烂不堪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

门口“大连市重点保护建筑”牌子,介绍了这栋建筑的历史及旧貌:“该建筑建于1903年,日本侵占时期为旅顺大和旅馆。1927年日本间谍金碧辉(川岛芳子)与蒙古王爷之子甘布尔扎布在此结婚。1931年清废帝溥仪在此下榻。被列为大连市第一批重点保护建筑物。”

据大连晚报报道,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逃离天津的末代皇帝溥仪来到旅顺,被日本人安排住进大和旅馆,住了约一个月。日本人不准溥仪下楼,他只能站在旅馆二楼阳台看风景。1932年1月,郑孝胥伙同日本关东军大佐板垣征四郎,在大和旅馆确定了伪满洲国的政体,大和旅馆也因此被称为伪满洲国的“产房”。

大连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 百年老建筑成劈柴地

1927年日本间谍金碧辉(川岛芳子)与甘布尔扎布在大和旅店结婚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

由于建筑封闭,记者无法进入内部。据悉,大和旅馆占地面积1066平方米,原是俄籍华人纪凤台的私宅。日俄战争后,日本人将这里改造成满铁旗下的大和旅馆,主要接待一些军政要人,在当时是个相当“有面儿”的高档宾馆。大和旅馆出口有两个黑色拱形门,上面刻着8个红色大写字母ENTRANCE(入口),穿过大堂,是通往楼上的S形木梯。

区别于旅顺博物馆的人来人往,大和旅馆附近显得格外冷清。附近一位居民表示告诉记者:“已经破破烂烂的了,根本没人来,前两年大和旅馆门前空地上还有摆摊的,人多热闹些,现在不让摆摊了,更没人了。”

这名居民表示:“这里已经空置多年,之前墙上还写着红色的‘危险小心’的字样,真的是非常可惜。之前也有很多游客来这里,看到这副破烂不堪的模样,也都十分惋惜。”

大连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 百年老建筑成劈柴地

旅顺日本关东宪兵司令部旧址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

百年老建筑成劈柴生火地

在当地居民王先生的指引下,上游新闻记者来到了旅顺日本关东宪兵司令部旧址,此处的残破情况更为严重。

记者现场看到,这栋建筑的骨架还在,但被岁月洗劫得不成样子了。侧面墙上有一处明显鼓起,可见墙体膨胀得厉害。靠近大门口的八角形门厅已被砖头封死。二楼拱形窗户的窗框不知去向,只剩下一个窗口。楼顶也有年久破损的痕迹。

记者透过一楼窗户看到,房屋内部同样破破烂烂,大部分墙面已剥落,木架结构已摇摇欲坠。一楼的一侧门市还挂着“古玩店”的牌匾,但早已人去楼空。

正门右侧挂着的牌子介绍:“该建筑建于1900年,日本侵占时期为旅顺宪兵队本部。被列为大连市第一批重点保护建筑物。”

大连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 百年老建筑成劈柴地

旅顺日本关东宪兵司令部旧址大门被封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

当地居民王先生告诉记者,看到这些建筑破损严重,他感到十分痛心,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,希望这些百年历史建筑得到保护,但始终没能得到相关部门的回应。

大连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 百年老建筑成劈柴地

旅顺日本关东宪兵司令部旧址成了劈柴生火地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

上游新闻记者看到,在空地上堆放着一堆木材,还有部分被劈成小块的木头散落在四周。王先生解释:“由于无人看管维护,该建筑附近的居民已经把这儿当成了厨房食堂,在这里生火做饭,甚至把房子内的部分木料当柴火使用。这些历史遗迹因缺乏保护,年久失修,正在消失。而一旦消失,是不会再生的。”

大连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 百年老建筑成劈柴地

旅顺师范学堂旧址墙皮脱落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

省级文保单位房顶长小树

在大和旅馆旧址对面,一幢俄式长条形大楼矗立,这就是旅顺师范学堂旧址。该建筑占地面积5000平方米,几乎占据了整条街道。街角处还立着两块石碑,分别为2015年辽宁省政府立“辽宁省第九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”和2003年大连市政府立“市级文物保护单位”。

今年刚结束高考的小李告诉记者,他报考了大连一所大学,趁着假期提前来了解下这座城市,这次专程来到“旅顺师范学堂旧址”游览,但没想到会看到这副景象,实在可惜。

记者看到,这座文保单位周围同样被栅栏围住,栅栏内道路上散落着砖块和碎玻璃。由于楼体墙皮脱落,底层的水泥已裸露在外;窗框、阳台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损。在侧面的墙体上,裸露的电线从二楼垂落下来,在建筑房顶上甚至长出了一棵小树。

大连末代皇帝“行宫”破烂不堪 百年老建筑成劈柴地

省级文保单位与破烂的墙体。摄影/上游新闻记者 张莹

据了解,旅顺师范学堂旧址,初为德国人开办的商店、美国人创建的杂货店和俄国人开办的珠宝店,当时是俄国殖民统治时期旅顺最大的商店;到了日本侵占时期,则被改成了一所师范学堂。

如何保护老建筑连问多部门无结果

最新数据显示,旅顺口全区共发现登记各类文物遗迹161处,已有78处被公布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其中,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2处,省级文物保护单位35处。

其中,旅顺口太阳沟是我国现存历史遗址较多、保存较完整、规模较大的历史街区之一。仅在太阳沟,共有国家级文保单位4处、省级文保单位18处、区级文保单位3处,另有17处列入旅顺口区不可移动文物名列,上文提及的大和旅馆等3处建筑,均位于该地区。

就历史建筑的修复保护情况,上游新闻记者先后咨询了旅顺口区文旅局、旅顺口区招商局、旅顺开发区管委会、旅顺口区文旅局以及大连太阳沟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单位,所获信息甚少。

据了解,为推进太阳沟历史街区建设,旅顺口区聘请有关方面编制了《太阳沟历史文化区概念性规划》,并制定《太阳沟历史文化区保护、修复和利用工作实施方案》,推进“政府主导、市场运作”方式,于2015年成立了大连太阳沟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,拨付1200万资金作为种子资金,采用现代杠杆式运作。

7月15日,上游新闻记者联系到大连太阳沟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,该公司负责人表示,“我们是国企,但目前没有实际运营,不负责这方面的业务。”“关于历史建筑的修复保护工作,应向管委会了解情况。”

旅顺开发区管委会则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,此项工作由旅顺口区招商局负责。随后,记者又拨通了旅顺口区招商局电话,工作人员说:“相关工作应由旅顺口区文旅局负责。”同时该工作人员还透露,“太阳沟老建筑的修复工作中,存在着产权归属问题,部分建筑产权并不归属于地方。”

上游新闻记者多次拨打旅顺口区文旅局的电话,始终无人接听。

政协委员:建设国家历史文化记忆公园

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,有关于旅顺口区历史建筑修复保护呼声越来越强烈。

2017年全国两会上,政协委员包明德提交了《关于启动旅顺口历史文化记忆公园建设》的提案。他认为,遍布旅顺口城区的近代建筑群和近代要塞遗迹,具有完整性、原真性,不但是一部生动的历史教科书,也是一座露天的近代城市和要塞博物馆。

包明德建议,将旅顺口近代建筑群和要塞遗迹保护起来,建一座具有警世意义的历史记忆公园。旅顺口历史记忆公园应以太阳沟为重心,将太阳沟区域内部分老建筑修缮改造成为博物馆、展览馆等社会公益性服务场所。

包明德说,国家层面的历史文化记忆公园目前在国内还没有,“下一步应加大旅顺口国家历史文化记忆公园建设资金扶持力度,把国家历史文化记忆公园的保护和建设经费纳入财政预算。”

大连作家协会主席素素认为,首先应把这些历史文物尽快全方位保护起来,防止一些不专业抢修抢建的短期行为;其次,要从国家层面上做出统一的建设规划,规划起点要高,应出台初、中、长期的发展规划,为今后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打下基础,不能简单建成一个旅游景点,那样就失去了建设国家历史文化记忆公园的意义;此外,在建设国家历史文化记忆公园时,要选择专业团队来操作。

"